“致良知”與”仁義禮智信”是一件事還是兩件事?

       學生問:張講師您好,您在《傳習錄》裡面說:見到氣機實相就是致良知。致良知了,我們外在所表現出來的自自然然就是仁義禮智信的言行。但是您在文章《知言》的補述中說:觀照不分別取捨的實相只是第一步,這個步驟若成功了,接下來就要在日常生活中去建立自己心德,也就是“忠孝節義”等氣節,以及“仁義禮智信”的德行……您這兩種說法似有矛盾之處,對此學生感覺到很疑惑,請講師解惑。

       張講師答:“良”字有兩重意思,第一個意思是本質的、本來的,第二個意思是優良的、好的、善的。因此“良知”也有兩個層面的意思,第一個就是七情尚未發動、內心氣機尚未有所好惡分別的實相,這是喜怒哀樂未發前純淨的真知,這是良知的基本面。另一個是七情發動的當下,皆能不違于仁義禮智信、不違于忠孝節義的天良,這是良知工夫運用純熟的表現,也是良知更具有難度的領域。這兩者雖然都可以稱為良知,但現代人每天貪嗔好惡的心情這麼多,要直接高談怎麼讓七情發而皆中節,顯然不是簡單的事,因此要逐步恢復一個人的良知,第一步就是要引導他能觀照喜怒哀樂未發時,內心那無貪無嗔的氣機實相為起點,因此有關良知的這兩個說法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 所謂實相,就是內心那股能量不論怎麼起伏變化,它本來毫無好惡的意義,那股氣的真相就只是一個變化的能量,你完全可以不把內心的浮動當作是一種心情,這便是所有智者解脫一切貪嗔煩惱的妙法。但問題是一個智者修到如如不動,修到解脫了內心一切貪嗔煩惱之後,難道心中就不再有任何心情了嗎?他不再慈悲了嗎?不再心痛不舍了嗎?難道一個修足了實相的智者,即使看到生民受苦,他觀照自己的心中不過就是一股無關痛癢的氣機實相而已嗎?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智者豈不同草木一般無情了嗎?這樣的學問又有什麼值得追求的呢?

      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,只是這心法有點深,一下子說不明白也練不來,因此古聖先賢不得不將這幽深的心法,勉強拆成“喜怒哀樂未發之謂中”及“發而皆中節謂之和”兩個步驟來說明,以便讓眾生在練習這解脫心法的時候,有一條路可以入手。

       因此,氣機實相(喜怒未發)也是良知,仁義禮智(發而中節)也是良知。說到底這是一件事,不是兩件事,但為了說法方便,遂強分為兩事。

       學生問:我在觀照時,有一點不確定的地方,那就是當我靜靜地看著心中氣機實相的時候,雖然一直看著實相,但慢慢還是會有個感覺生出來,有時候是一種柔軟的感覺、有時候是一個不忍心、原諒、或者釋懷的感覺從實相上生出來。我的問題是,我跟著您學習經典這麼多年,包括在日常中落實“善本”,包括參加各種志工曆事練心,都是在調這顆心,那麼此刻氣機實相上所升起的那些感受(仁義禮智信),到底是通過學習和修行之後具有的,還是它是與生俱來的良知呢?我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 張講師答:觀照氣機實相是解脫貪嗔煩惱的妙法,但這並不表示你此刻有解脫煩惱的能力之後,心中那股氣就不會再有任何變化了,不是這個意思。氣永遠都在變化的,它靜極生動,動極生靜,自然會有變化的。只是心中這丁點微微的變化,本來不應該影響人們的思惟,不應該控制著人們的行為,然而世上能免除內心能量控制的人,實在微乎其微!說穿了,唯有能不被內心能量控制的人,才能做一個真正自由自在的人,才能做一個真正明是非的人,才是一個真正有力量的人!

       學生問:這樣的人是不是內心有個歹念自己能立即知道,內心有個善念也立即能知道,內心一有對錯自己都能知道,是不是這樣叫明是非的人?

       張講師答:是的,其實對錯自己的心最知道,只是不能出離氣血的控制而已,所以才會昧著良心做事,若是一個人有出離氣血控制的能力,心念一起是對是錯早就知道了,而且也不會被氣血帶著走!

       學生問:那麼知道內心錯的就不跟它走,然後選擇走對的路,那麼這就是仁義禮智信了嗎?

       張講師答:可以這麼說,也就是從此之後,你對你的行為有決定權,也有否決權,你可以喜,你可以怒,而皆發而中節,至此你不止是有自由了,而且是有智慧了!

——來自電子報第二百五十二期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