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面對人世險詐不被騙,又不很累地處處設防?


王陽明先生的學生歐陽崇一問了一個常常使我們困惑的問題:

世上到處有機心狡詐的人,如果我們對人持著相信不懷疑的態度,往往很容易會被欺騙;可如果我們一直懷著警備的心去揣測去設度,又往往把人想得很差,想得很陰險,那該怎麼辦?

陽明先生說
我們不去揣測別人也許處處有著狡詐的心機,這樣會把自己弄得神經兮兮,弄得虛偽狡詐,而且我們又能以寬闊的心量客觀地對待。能夠知道這個事實真正發展的情況,以寬闊的心量以待,怎麼來我就怎麼應對。

人總是要有一點慈悲寬厚,慈悲寬厚又要不被欺騙。想要心裡了然清楚對方,能夠認清事實,不會被騙,可又用不著時時提防著愧對自己的良知,只有良知非常晶瑩剔透的人才能做到。

孔子說:“不常揣測別人,逆料別人的險詐,人家還沒說話做事,就料定別人不誠信,不這樣做的。即使有這樣的先覺,我們還是寬宏以待,這才是賢者。”

孔子之所以說這個話題,是因為如果我們的心思陷於詐與不信,料想別人的虛偽狡詐,整天的存心都這樣尖酸刻薄,處處設防,其實我們也同樣是個虛偽狡詐的人。

又有另外一種人,相信別人都是善良的,以不懷疑人家為德性,所以他不去逆料別人的虛詐,也不去揣測別人誠不誠信。這種是沒能“致良知”、心胸不寬闊、沒有能耐弄清楚明白的人,往往容易為人所欺詐,常常被騙。

所以孔子就要講這段話來幫我們分析與厘清,而不是教我們先要揣測別人的詐與不信,不是這個意思。如果我們整天在揣測,這是心思險惡的人才幹的事情。以著這樣狹隘險薄的存心,是沒有辦法進入堯舜的仁義禮智信之道,離開慈悲寬闊、廓然大公已經很遠了。

雖然不去揣測別人,結果被欺騙了,這尚且算是一個善良的人,但是比起能夠致良知、清楚明白、自自然然就先覺的人,還遠遠不如啊!當一個人心地光明,良知良能就會顯現,這樣就能以寬闊的心量去應萬變,智慧通達。

事情怎麼來該怎麼變,其實也不必太多的準備,為什麼呢?這是因為用正直的心去反應而已啊!

——本文來源:張慶祥講《傳習錄》(121)

《王陽明傳習錄》原文:

       來書又有雲:人情機詐百出,禦之以不疑,往往為所欺,覺則自入於逆、億。夫逆詐,即詐也,億不信,即非信也,為人欺,又非覺也;不逆、不億而常先覺,其惟良知瑩徹乎。然而出入毫忽之閑,背覺合詐者多矣。不逆、不億而先覺,此孔子因當時人專以逆詐、億不信為心,而自陷於詐與不信,又有不逆、不億者,然不知致良知之功,而往往又為人所欺詐,故有是言;非教人以是存心,而專欲先覺人之詐與不信也。以是存心,即是後世猜忌險薄者之事;而只此一念,已不可與入堯、舜之道矣。不逆、不億而為人所欺者,尚亦不失為善,但不如能致其良知,而自然先覺者之尤為賢耳。

“逆、億”的話題出自於《論語》的憲問篇裡面,原文是這樣:子曰:“不逆詐,不億不信,抑亦先覺者,是賢乎。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